电视

  • 天沒有地大

    天是盤古王開的,地是扁古王開的。他倆在開工前訂瞭個條約,說誰先開完誰是大哥,後完應當弟弟。扁古動工瞭,盤古以為自己比扁古能幹,一定比扁古先完工,大哥是當定瞭的,就幹一會兒睡一會

    2020-05-24

  • 不是情侶,可以是兄妹、朋友

    小潔和小劍認識是在3年前,那時的小潔還是一個中學未畢業的初中生,無意中加瞭小劍的Q,兩個人聊得挺開心的,小劍比小潔年齡稍長幾歲,在生活裡的一些問題上總是能給小潔一些比較理智的答

    2020-05-23

  • 你不是我的全部

    盛夏,蒼樹同生命軌跡的重疊,聽著聒噪的蟬鳴,聞著夏日的味道,那一年他們相遇瞭,或許這就是命中註定的情緣。上大學之前的小伊是一個很有主見,非常熱情可愛的女孩子,她的周圍總是圍繞著

    2020-05-22

  • 大學愛情的幸福點滴記憶

    我叫K,一個放蕩不羈,性情冷漠,總是神情孤傲的男孩子。給人的感覺可能一直都是冰冷和不可接近,所以直到大學即將畢業,準備考研的時候我都沒有談過戀愛。青春盛開的季節,誰都會把心裡放

    2020-05-22

  • 永遠的帳單,真幸福

    他和她結婚整整10年瞭,夫妻間已經沒有任何沖動與情趣,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對她幾乎就是一種程序與義務,他開始厭煩起瞭她。尤其是單位新調進瞭一個年輕活潑的女孩,對他發起瞭瘋狂的進攻,

    2020-05-21

  • 相遇之前

    有一天,他與她相遇在內地的一傢地方電視臺。然而我要說的是他們相遇之前的事。那時她就讀千首都一所名牌大學的新聞專業。容貌出眾,成績優秀。一位金發碧眼的留學生曾許諾要帶她去他的國度

    2020-05-21

  • 誤會的代價是很昂貴的

    我是個很容易急躁的人,婚後,在許多瑣事上,我都習慣與林錙銖計較,爭吵不休。一天下午,下班回到傢。我打電話告訴林,讓他在下班的路上捎幾個饅頭。他回電話說沒問題。天漸漸地黑下來,我

    2020-05-21

  • 無情男人,逼我走向懸崖

    1"醒醒瞭,醒醒瞭,手術做完瞭。"一道冷漠的女聲在我上方響起,我費力地睜開眼,從冰冷的手術臺上慢慢地坐起來。"啊……&

    2020-05-20

  • 我渴望深深地被你愛著

    不知從哪一年起,似乎已是很久,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,企盼著。讀中學時,他是大隊長,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。他是個英俊的少年,綽號叫“外國人”,高高的個,白皙

    2020-05-19

  • 我要笑著忘記你

    一十六歲,你送我一隻藍精靈。十七歲,你送我一張莫文蔚的CD和一束百合花。十八歲,你給我瞭一個擁抱。對我說,藍妹妹,好好生活。驕傲如我,揚著眉忍著淚,假裝不在乎的拍掉你放在我肩膀

    2020-05-17